读书之《在东莞》

对外标榜自己是个爱读书写字之人,为此,装房子的时候还特意装了一个书房出来。事实上我已经至少有一年左右没有读过书了,Kindle每天都放在背包里,都是从充满电再到自然放电完成再充电再放电,如此循环往复。

最近读了一本网络小说《在东莞》(《80后睡在东莞》),这书的作者虽然一再强调这只是一部小说,没有任何色情的意味,也没有隐射任何人任何事的意思,但还是被请喝茶了。这么说谁信呢,虽然我没有看过《金瓶梅》、《金麟岂是池中物》这样的色情禁书,但看完《在东莞》之后我还是知道这书和前两者的内容没有多大区别,只是没有那么露骨而已。但书中有太多的情节描述了官商勾结这一潜规则,不抓你抓谁。

这部网络小说的故事以东莞一家五星级酒店从辉煌到破落为主线讲述了东莞酒店行业工作者的生存状况和心理状态。其主要的观点就是大部分人去东莞从事酒店工作一开始都是因为自己生活的不幸,然后有了赚够钱就收山的想法,但最后真正能够赚够钱收山的屈指可数——钱永远是赚不够的。

其中最经典的就是主要人物之一的白素素,认为自己钱赚够了,找到了不计较自己过往的客人张小盛视为真爱。但这段爱情都不被看好,白素素的老板认为她应该利用自己的优势趁年轻找个有钱的老板,即便到最后走不到一起至少也有几千万的身家;张小盛的朋友也认为即便现在他不介意白素素的过去,但过几年后白素素年老色衰之后他是否还是会认为这是他的真爱,而且在这种场合上过班的人对生活品质的要求不一定能满足得了。两人都没有听信,果然,最后还是因为白素素从开沃尔沃到开瑞虎这样的落差最终走向了婚姻的尽头。

我曾经也在按摩店工作过一段时间,按摩小妹与客人之间的爱情是永远都不会被看好的。大家一致的观点是如果你想玩玩,可以,但要想有个什么结果比如结婚生子之类的想法,最好提早打消这个念头。现在别人是说不介意你的过去,但三五年过后呢,面对油盐柴米的时候吵个架难保对方不拿你的过往说事,到时候你会怎么想。

以上,看的都不是什么正经东西。

附上部分书摘,你看黄不黄。个人觉得相较于以上提到过的另外两本书来说一点都不黄,当然我没看过以上两本书。

能成为兄弟的人有三种:一起扛过枪的,一起坐过窗的,一起嫖过娼的,其它的都是扯淡。我们都没有坐过牢,也没有当过兵,但我们是兄弟。

孟子云:食色性也,有没有女朋友丝毫改变不了某些部位亘古不变的冲动,每到此时,就只有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我在窗台数了数,基本上笨笨狗接十个客,我这里还接不了一个客,因此我得到一个结论:灵永远没有肉重要,上半身永远斗不过个下半身。

不抓我们,繁荣如东莞厚街,是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巨大成就;抓我们,司法之剑如此锐利,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巨大成就。抓和不抓都是对的,都是初级阶段国家的巨大成就,你懂吗?

西蒙自己说,那晚她的老公一边看书,一边主动摸她的大腿。当时把西蒙高兴坏了。 西蒙闭上眼睛,沉浸在颤抖的喜悦里。摸着摸着,西蒙涨大水了。她羞涩地轻轻道:我湿了。 嗯。丈夫漫不经心的翻着书。 西蒙问:做吗? 丈夫道:不做。 西蒙道:亲爱的,我都湿了。 丈夫道:我知道。 西蒙忍了会,很委屈道:不做,那你摸我干啥? 丈夫道:湿湿手,好翻书!

知道你还理解不了一个高干为什么要来干这一行,就像前几年没人相信大学生会卖淫一样。江老弟,所有理解不了的事情,你只要想到这行离钱最近,就都能理解了。

一技之长永远只能养活自己,一流的人才永远都在琢磨人,懂吗?

宣判时,他做最后陈词,笑道:我有罪,我承认,你们呢?在座的男人没碰过老婆以外的女人的,不知道北京现在哪里有人卖淫的,请站出来?从没听说过哪个夜总会、洗浴中心有违法活动的,或者知道但只享受过没举报过的站起来?哈哈,判我朱七多少年我都认,朱七是基督徒,认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