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经历疫情

从 2019 年底开始的这场持续了三年的疫情,对我来说一直是若即若离的感觉。说是疫情在身边吧,感觉生活都在照常进行,从来没有经历过大规模的封控,即便是重庆之前经历的几次较小规模的疫情,有的同事都被居家隔离在家里了,我所生活的附近都是一切如常,仿佛是天选打工人一般,说疫情远吧,但又确确实实地感觉到了收入的减少与物价的飞涨。

一直以来全国各地的疫情防控都是反反复复,完全没有好过,正当大家都习以为常的时候,11 月 7 号的时候,小区物业通知从中午12点开始小区实行只进不出。当时在办公室还在跟同事开玩笑说疫情这么久了终于轮到我在家里休息三天了,因为按照往常的惯例,一般三天之后差不多就能结束居家管理,之后便能正常的工作。谁曾想,当天下午下班之后去超市买了些肉蛋奶和蔬菜之后,晚上公司就通知明天大家都不上班了,接着是整个区,然后就是整个中心城区几乎一夜之间就不动了。说好的三天,三天之后又三天,直到 12 月 2 号,也就是昨天说全面放开就全面放开了。

在隔离期间经历的事情和之前其它地区大差不差,无非就是防疫人员和人民之间的矛盾,每天琢磨哪里能买到新鲜实惠的生活物资,每天看群里“躺平派”和“清零派”之间的口水战。

对我来说最大的感受就是信息不公开所导致的小区业主和防疫人员之间的矛盾。因为重庆这波疫情恰逢国务院的“新二十条”出台,但是因为至上而下的政府形态问题,下面的街道办事处只需要对上面负责,所以防疫就层层加码。

就拿我所在的区域来说,本来是重庆整个中心城区疫情最不严重的一个区,但是整个区都被划分为了“高风险”地区,而最严重的区确实实实在在的按照规定只划定有核酸检测为阳性的楼栋为高风险区。虽说“新二十条”中说了不能随便封闭小区,限制人员自由出入,但是街道给社区和物业的命令就是小区出入口一律用铁板围起来,不让出去。重庆封控了 25 天,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人见过任何带公章的封控红头文件,让给个风控文件来看看问物业就说是社区让封的,问社区就说是街道让封控的,反正就是一层一层的网上推脱。问他们怎么通知的,问到他们烦了说是上级微信口头传达的命令。

可能是因为前两天乌鲁木齐事件引起的全国性抗议活动,加上长者的突然离世,然后重庆昨天突然宣布全面解封了。其实也不算突然,当重庆每日新增无症状感染者(阳性)超过一万的时候,整个中心城区就开始慢慢的减少全面核酸了,这个时候就在释放要开始解封的讯号了,同时也说明“清零”政策的失败。然后重庆市政府的新闻发布会就开始说疫情出现了拐点,这是当然了,不查核酸当然就没有更多的新增。

最后,用网上的段子来总结一下就是。

上联:雾独独的就封了

下联:雾独独的就解了

横批:勒是雾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