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化工与制药同学们的一封信

首先衷心的感谢大家这四年来对我的关照,以及做班长这一年来对我的支持!

一直以来我就是一个不善言谈的人,从小学、初中、高中到现在的大学我都是这样的人,虽然上大学以来性格已经改变了很多很多,但从小到大养成的很多性格习惯是没法改掉了。这就像李海鹏在他的《佛祖在一号线》这本书中说的那样:

“我常常会觉得,人生诸般破事,其实早由天定。这倒不是说支持宿命论,“天”只是喻体,指的是不能自决之力。小时候您劲劲儿地戴着三道杠儿,长大了会不喜欢生活?太阳底下就没这事儿。小时候您眉头深锁,成年了却变成笑面佛?概率也不大。可是,是什么让我们打小就有那么一副面孔呢?基因家庭教育环境,因素多到不可穷尽,但有一样:自己决定不了。”

我从来都是不抱怨生活的,因为生活没什么可抱怨的,我所经历的一切我相信都是会有回报的。一直以来我都很想刻意的去改变自己,但直到上大学之后遇到的一些事情,看到的一些事情,自己身处到一个环境里之后,我才把自己的世界看开了,才学会了渐渐的用自己的眼光去看世界,用自己的脑子去想事情,才发现我之前满脑子的东西都不是自己的。别人告诉我说,瞧,那儿有条路,你去走吧。然后我就问人家,这条路好吗?别人说好。我说那我就走,没了。等我发现自己走错了的时候,才发现我已经长大了,已经定型了,同时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去改变它。

其实我是一个不称职的班长,一年前大黄和小静说让我和建美来负责以下班上的事情的时候我是很犹豫的,怕自己做不好,事实证明自己以前的疑虑是正确的,本来就没做多少事情,毕业这段时间的几件小事情也没有办得妥妥的。

对于毕业专业聚餐和毕业纪念品这两件事,这算是我做班长以来真正做的两件事情。由于没有考虑周到和想象得过于理想化,造成了毕业扑克牌成本过高的局面,对此表示是抱歉。

很多人可能认为每件事我们班都是迁就着一班,确实,我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或许这是从小而来的自卑心理造成的,虽然我一直说我自己不自卑。按照以前我怯懦的性格,也许我就放弃做这些事了,但职责所在由不得不做,是你们给我机会让我学着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寥寥数语,不知所云。总之,感谢你们的支持,这些年的是非对错都让我学到了责任、义务、心态等等自己以前没有的东西。

Thanks to all of you, sincerely!

Chen Yinlong 上
2011.5.18

您也许会感兴趣:

致化工与制药同学们的一封信” 有 12 条评论

  1. 大学几年,我当的最大的官就是”市长”,没错,全称是, 重庆市沙区重庆大学A区XXX室室长
    嘿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