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余杰(一)

<一>

司汤达说过:“我看见一个人上衣佩戴很多勋章,在客厅里高视阔步时,就情不自禁地想到,他必定是干了所有卑鄙的勾当,不,甚至是卖国的行径,他才为此收罗了这样多的证据!”

对于勋章没有比者更为深刻的认识了。真正的荣誉,是无法获得勋章的;真正的勋章,是流放地和火刑架。康德认为,我们眼中的世界只是世界的表象。我想,勋章于栗胥的舔了,大概是抗的这一高深莫测的哲理的最庸俗有最贴切的比喻吧。

读后:我们眼中的世界只是世界的表象,为了稳定、为了政绩,欺上瞒下。领导人也许只看到了京城天子脚下的一方和谐盛世,其实最底层已经开始腐烂、动摇。

<二>

人们总是厌恶臭袜子,把它们扔到床底下去。其实,袜子有什么过错呢?臭的是自己的脚,袜子不明不白的充当了替罪羊。

历史便是这样写成的。

读后:所谓人穷怪屋基也许就是这个道理吧,大火了,找两个电焊工替罪;塌方了,找几个小包工头替罪,反正中国农民工多的是,不拿来做替罪羊还能干什么。

<三>

金钱之所以可鄙可憎,就是因为它甚至会赋予人以才能。这是羊斯托耶夫斯基的话。

人心之所以可鄙可惜,就在于它所孕育的所有才能全都是为了不择手段地获得金钱。这是我的观点。

读后:为了钱不择手段早已成为这个国度的优良传统,而有了钱又可以买通大量的五毛来制造舆论导向,让不明真相的群众在潜移默化中就接受了某些事情。比如房地产,舆论导向是现在不买房以后房价肯定涨,房子是不会降价的之类的。所谓三人成虎,说得多了,大家就相信了。此谓不择手段。

您也许会感兴趣:

读余杰(一)” 有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