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幸福

连续两天和朋友聊起了初高中的事情。一群是80末,一群是80初。

80初出生在城市的老板跟马哥和我们谈论初中高中时打架、逃学看录像、在宿舍打牌的经历,甚至有些事情我们都上学的时候都经历过。

80末来至农村的付哥以及我们谈论中学时自己带米蒸饭、带一个星期5块钱生活费,自己带咸菜生活的日子。

穷日子我也是过过的,虽然现在也才解决温饱问题,但是相对于以前来说已经好太多了。最艰难的时候应该是2000年的时候。因为那时候父亲好面子,在2000年的时候花了5w多块在我们老家的山沟里盖了一座两层的小楼房,成为我们村第一个盖楼房的人。因此造成的后果就是,家里花光了所有的积蓄,造成生活拮据,拮据到有的朋友很难想象:在2000年左右的时候我们家里很只能每个星期吃一回肉。

那时候是幸福的,家里的每个人虽然每天都很累,很多时候吃咸菜红薯稀饭度日,但是过得真的很开心。现在家里的压力也没那么大了,我也拿着2000块的微薄薪水,但是对于我还说却是苦苦支撑,虽然物质上有所提升,但是考虑的事情多了, 反倒觉得没原来那么开心了。

偶见菜市场外有城市周边的老农挑着蔬菜来卖,虽然一担蔬菜卖不了多少钱,但是他们脸上至少是平静淡然的,少了如我们一般的对现实的焦虑、对未来的惶恐。

又知小区边上一开小馆子的中老年夫妇,他们给每位来吃饭的客人都是给足了分量,而且还经常和客人聊天。聊熟络了之后得知两人都是离退休的国企职工,退休了之后为了不去打牌,做点健康的事情,才决定开个馆子。这样,他们是很开心的,他们说只要每天能挣足板板钱(每天的开销)就觉得满足了。

为什么年少和年老的幸福感那么强,而正值青年却觉得生活艰难、缺少幸福呢。

您也许会感兴趣:

小幸福” 有 19 条评论

  1. 小幸福,人心底最初最真的幸福吧。

    现在80后大家都应有这想的小幸福,要不筷子兄弟可能就火不了。

  2. 这就是国人的悲哀。本该享受生活以更好创造价值的年龄,却被逼着做着也许并不喜欢做的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