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综合症

很多人都说看完《三体》这本书之后会完全改变自己的世界观,对我来说确实有这种感觉,甚至于现在一看到关于外星人、时间旅行、太空战一类的科幻电影就会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三体》这本书。读这本书的时候用Kindle做了一些摘录和批注。

关于思想透明

当三体人说他们的思想是透明的,不会通过语言这种方式交流,想到的东西会直接通过脑电波直接交换信息。同时三体人知道地球人想法和表达的东西不一定是一样的时候,就表达了害怕地球人的想法,因为思想不可见是令人害怕的。如果思维和记忆对外界是完全透明的,就像一本放在公共场合的书,或者说是广场上放映的电影,或者像是一个全透明鱼缸里的鱼,完全暴露,可以从外界一览无遗。

思想透明的社会看上去更单纯一点,不会有勾心斗角的事情,即使有这样的想法大家也都看的明明白白。但这样的社会在与外界交流的时候就体现出弱势了。对于我们来说,平时对自己家人、挚友可以单纯一些,身处社会这个复杂的环境时还是需要有一点心机。

关于逃亡主义

在三体危机爆发以后,很多人想到了宇宙逃亡,政府将之定性为逃亡主义,但逃亡主义却注定是实行不了的。实施不了的原因是人类不可能同时将地球上70多亿人全部运往外太空,而人类都倡导的人人平等,谁走谁留就成了问题。有钱人说有钱人该走,因为他们能买到机会;社会精英说他们该走为了留下人类的文明,但是穷人说凭什么穷人就没有机会?

这不是一般的不平等,这是生存权的问题,不管是谁走,精英也好,富人也好,普通老百姓也好,只要是有人走有人留。那就意味着人类最基本的价值观和道德底线的崩溃!人权和平等观念已经深入人心,生存权的不公平是最大的不公平,被留下的人和国家绝不可能看着别人踏上生路而自己等死,两方的对抗会越来越极端。最后只能是世界大乱,谁也走不了!

关于宇宙社会学

第一,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第二,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

一、让你知道我的存在;二、让你存在下去,对我来说都是危险的,都违反第一条公理。

关于黑暗森林

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小心翼翼……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不管是不是猎人,不管是天使还是魔鬼,不管是娇嫩的婴儿还是步履跳姗的老人,也不管是天仙般的少女还是天神般的男孩,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就是永恒的威胁,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将很快被消火。这就是宇宙文明的图景,这就是对费米悖论的解释。

一个黑暗森林中的猎手,在凝神屏息的潜行中,突然看到前面一棵树被削下一块树皮,露出醒目的白木,在上面用所有猎手都能认出的字标示出森林中的一个位置。这猎手对这个位置会怎么想?肯定不会认为那里有别人为他准备的给养,在所有的其他可能性中,非常大的一种可能就是告诉大家那里有活着的、需要消灭的猎物,标示者的目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黑暗森林的神经已经在生存死局中绷紧到极限,而最容易触动的就是那根最敏感的神经。假设林中有一百万个猎手(在银河系上千亿颗恒星中存在的文明数量可能千百倍于此),可能有九十万个对这个标示不予理会;在剩下的十万个猎手中,可能有九万个对那个位置进行探测,证实其没有生物后也不予理会;那么在最后剩下的一万个猎手中,肯定有人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向那个位置开一枪试试,因为对技术发展到某种程度的文明来说,攻击可能比探测省力,也比探测安全,如果那个位置真的什么都没有,自己也没什么损失。

P.S.《三体Ⅱ:黑暗森林》中这解释黑暗森林原则和猜疑链是最精彩的片段,让人看完之后不禁想回过头去再看一遍。

关于人

在历史的长河中一切不管多么牛的人都变得无足轻重了,叶文洁如此、罗辑如此、程心如此,根本不用说什么杨东、丁仪、大史这一类的人物了。所以那些远大的理想抱负只要有,同时朝着自己的理想努力就行了,至于是否能达到一个空前的高度已经无所谓了,因为你在宇宙中根本不值得一提。

同时在三体危机爆发后几个世纪中,人类对政府、领导人、三体文明的态度也是不一样,在不同的时期人们对同一件事情的看法是不一样的,开始有可能觉得某件事是一件好事,大家都拍手叫好,同时自己还欢欣鼓舞积极努力的去促成这件事的发生。一旦这件事情产生了不良后果,就将矛头一转,指向当初做决定的人而全然忘掉了自己当时的行为。这也许就是劣根性吧。

最后以一段视频结尾,茫茫宇宙,还真有可能存在外星文明,因为地球在宇宙中甚至连沧海一粟都算不上。

您也许会感兴趣:

三体综合症” 有 11 条评论

  1. 这本书别人也向我推介过,是我喜欢的类型,看了你的介绍,感觉非看不可了。
    说公平那一段,我只想说,世界本不公平。
    最后,我是相信有外星人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