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比戒色还难

现在在交际中很多年轻人都是不抽烟的,即使看上去很粗犷的一个爷们儿给递上一支烟别人也会客气的回应一句:谢谢,没抽。于是感觉自己抽烟反而不入流了。

某次在公交车车上只有一个位置,边上是一位女士,我一坐到位置上她下意识的捂了下鼻子,我没在意,只是心想,我还是天天洗澡的应该没什么味道吧。下车之后见到朋友,朋友说,你身上烟味怎么这么大呢,这得抽多少才能这样啊。

其实自己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每次回到自己的房间都是一股浓浓的烟味,即使出门前开着窗户也一样。有时候甚至觉得我的茶壶里都布满了烟草的味道。

最近看了一部剧,其中一集中讲到了一位戒酒十多年的人在AA会议上分享了自己的心得,分享如下:

I’m Doug, and I’m an alcoholic. One of the things I do for living is count. I count votes. Yes, nays, neutrals, abstaining. And I am good at it. But the most important count I do has nothing to do with work. It’s the number of days since April 4th, 1999. As of this morning, that’s 5,185. The bigger that number gets, the more it frightens me, because I know all it takes is one drink to go back to zero. Most people see fear as a weakness. I can be. Sometimes for job, I have to put fear in other people. I know that’s not right. But if I’m honest, like the fourth step asks us to be, I have to be ruthless, because failure is not an option. The same goes for my sobriety. I have to ruthless with myself. I have to use my fear. It makes me stronger. Like everyone in this room, I can’t control who I am, but I can control the zero. Fuck the Zero.

我叫道格,我是个酒鬼。我工作的一部分就是数数,同意票,反对票,中立票,弃权票。而且我很在行,但是我最重要的数字跟我的工作无关。而是从1999年4月4日至今的天数。截至今天早上,一共有5185天。数字越大,我越感到害怕,因为我知道一杯酒就能让数字清零。大都数人认为恐惧是弱点,有时候是,有时由于工作的关系,我要让他人生畏,我知道那样不对。但如果按照第四步(互戒会的“十二步骤”中的第四步:做一次彻底勇敢的自我道德反省)说的那样,实话实说,我必须残忍,因为我不能失败,戒酒也是一样,我必须对自己残忍。我得利用恐惧,它让我变得坚强。就像在座的各位一样,我无法改变本性,但我能控制那个零,让那个零滚蛋吧。

——from House of Cards

这是多次重谈的一个问题,应证了勺子兄说的戒烟比戒色还难,但色都戒了,再对自己要求严格一点戒个烟应该也能做到吧。

以上。

您也许会感兴趣:

戒烟比戒色还难” 有 20 条评论

  1. 关于抽烟这件事情,我现在的态度是:减少,减少,而不是戒掉,

    这是符合我的中庸思想的。我给你说个故事吧,据我娘讲,我小时候老是肚子痛的,但自上学之后到现在就很少生病了,偶有感冒,我也是拒绝吃药的,因为我认为是药三分毒,熬个几日便也自然会好。后来遇到一故交老友,他说:你还是吃点药吧,那点感冒药的毒性远比你几日里流鼻涕头痛带给你的伤害来得小。自那以后,我逢感冒便吃药了。这样,我说清楚了吗?

  2. 不难吧。烟这东西,百害无一益,劝你还是戒掉吧!顺便说一下,关于戒烟,我也是戒了好多回了,现在还在戒呢o(╯□╰)o

  3. 看见是道格数选票就猜到是纸牌屋了~我身边有同事在戒烟,天天嚼摈榔,说是味道跟抽烟有点像

  4. 哎,我现在也是抽很多,以前是无聊抽烟,现在是遇到事情抽烟,压力太大,想抽烟再清醒点工作。戒倒是很难戒得了,但是真的想减少再减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