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该如何是好

最近在看一门哈佛大学的选修课视频,叫做《公正该如何是好》,据说这是哈佛大学有史以来最热门的选修课之一,超过14000名学生听过这个课程。关于这个课程的详情可以访问这个网站http://www.justiceharvard.org。这个课程的英语不是很难,而且Pro Sandel的英语发音很纯正,一般水平的都可以再没有字幕的情况下听懂他说讲的内容。在第一集中Professor Michael Sandel 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假设你是一名电车司机,你的电车以每小时60英里的速度飞驰前行。在轨道的尽头,在轨道的尽头你发现有5个工人在轨道上工作。你试着刹车,但力不从心,刹车失灵了。你感到绝望,因为你知道如果你冲向这五个工人,他们必死无疑。所以你感到很无助,知道你看到在轨道的右侧上,有一条侧道,并在该轨道的尽头,只有一个工人在那条轨道上工作。你的方向盘还能用,所以你可以把车转向,如果你愿意,转到岔道,撞死这名工人,但挽救了那别的五个人。

教授在讲述完这个故事后留下了一个问题,究竟怎么做才是正确的选择呢。你会怎么办,有多少人愿意把电车转向岔道呢?

这就是所谓的公正,你会选择一个人死呢,还是五个人呢,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课堂上的很多人却选择了将电车转向一个人的那一边。事实上这两拨人是没有区别的,为什么要选择人少的那一边呢。也许这只是一个每个人各自有各自不同原则的问题,没有什么值得更多的讨论。只是说在我朝不公正的事情太多了,说起公正来似乎有些遥不可及。

想想天几天看的郑渊洁在新浪发的那条微博: 中国人民银行广东东莞支行行长方某某、副行长吴某某和总稽核刘某某私分3300万元国有资产,外加受贿。法院认定三被告犯私分国有资产罪和受贿罪,判决如下:方行长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执行;吴副行长有期徒刑三年,缓期四年执行;刘总稽核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期三年执行(此事的真实性有待考证,但作为一个名人,郑渊洁应该不会信口开河吧)。并联想到了当年的“许霆案”,我释然了——司法尚且不能公正,更何况个人的判断力呢。

您也许会感兴趣:

公正该如何是好” 有 131 条评论

  1. 1.我也在看这个,大概看了三集,发现他讨论的那些是真正的遥不可及
    2.由此推断,你英语的确不错。至少我听起恼火
    3.却是写的有些飘飘然,题目大的时候,我总是不知道怎么写,囧。

  2. 许霆案 ~~真是杯具、中国的贪官不少、捉他们的人就很少~ 一个死还是5个死、真是好难选择、呵呵、

  3. youtube上有这门课的全部系列,高清的。第一集其实只是个影子,你看到后来会越发觉得这个老师的牛逼之处。我也快看完了,最近忙没怎么看了。。。
    很多时候是没有绝对的合乎每个人意愿的公正的,所能做到的只是相对的更加合理。另外,很纯正的一门哲学思想课,和天朝那些污浊的事联系起来没多大意思。。。

  4. 我想作为一个常人,都会选择避免伤亡的最大化,但这又难免会触及到公平正义,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当一个人执掌他人生杀大权的时候,我想都应该慎重考虑!

  5. 看过这视频,一般来说让人考虑之后做出选择都是很为难的,但是事发瞬间本能的做出抉择才是真正符合这个人本性的。

  6. 是啊,很多时候都不是我们能去抉择的。

    [老大多次光临我的小站,十分激动啊!虽然我小站什么都还没弄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